城管抽梯工人坠亡续:家属获赔80万 雇主拟再赔43万

时间:2018-01-30 11:31: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城管抽梯工人坠亡 家属已获赔80万元

  执法部门赔偿与补贴70万元 广告牌安装企业赔偿10万元 雇主拟再赔付43万元

  现场仍保持着事发时的样子,一个未拆掉的字孤零零立在楼顶

现场仍保持着事发时的样子,一个未拆掉的字孤零零立在楼顶

  1月23日下午,安装工人欧湘斌在河南郑州航空港区新港大道一处二层建筑顶部进行广告牌拆除过程时,该区城管执法人员将违规施工所使用的梯子从现场带走,随后,欧湘斌在用绳索试图下楼时失手坠亡。郑州航空港区通报称,经多部门进行初步调查后,先免去相关涉事城管执法人员的职务,后以涉嫌玩忽职守移送纪检监察机关。目前,纪检监察机关已全面介入调查,将严格依法依规查清事实,严肃处理。而郑州警方经过调查后,也将文印店老板刘某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予以刑拘。

  楼顶还留着一个没拆走的字

  1月29日,距离欧湘斌坠亡已经有6天时间,一个“鑫”字孤零零地矗立在事发现场的二层小楼。这栋建筑位于郑州南边航空港区客运站北50米处。

  “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这是欧湘斌原本计划和工友周志雄一起安装在这里的十个钛金字。

  两人作业的二层小楼是钢结构建筑,字就安装在二层顶部,由于从二层到楼顶没有开口,他们只能借助梯子从外面攀爬到房顶。

  欧湘斌和周志雄都受雇于距离事发地点100米左右的湘鑫图文广告,这家店由30岁的刘勤和28岁的爱人欧聪艳经营。

  几天前,他们接到了“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的这个室外广告订单,安装十个字,他们能收入3600元,去掉成本,会有几百元纯利润。

  30岁的欧湘斌从事室外广告安装已经十多年了,而20岁的工友周志雄还算生手,所以大多数操作都由欧湘斌完成,周志雄在一旁打下手。

  安装从1月23日中午开始,到下午4点半左右,十个字中已经安好了“鑫港校车”四个字。此时,6名身着制服的城管队员出现了,他们说自己是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的执法人员,并制止了欧湘斌和周志雄的安装,表示这家“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没有取得广告牌的安装许可证,要求他们将已安装好的几个字拆除。

  在不远处店里的欧聪艳听到消息后赶紧跑了过来,她试图和城管队员求情,但是城管队员表示是按规定办事,欧聪艳只能让欧湘斌和周志雄把已经安装好的几个字拆下来。

 家属得到雇主方43万元赔偿承诺后签署谅解书
家属得到雇主方43万元赔偿承诺后签署谅解书

  “城管抽梯”后工人坠亡

  因为安装的是钛金的立体广告招牌,每一个字都用钢管进行了焊接,拆除时需要用砂轮将连接处的钢管渐次切断,但是因为钢管比较结实,砂轮磨损严重,拆除开始一会儿就进行不下去了。看到这种情况,欧聪艳让自己的爱人刘勤去买新的砂轮,当天下午5点多刘勤赶回现场时,原本搭在二层楼旁的梯子却不见了。

  梯子是被现场的几名城管队员带走的。

  拆除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在二楼进行拆除的周志雄突然发现城管队员撤走了他们的伸缩梯,并装上了店里的三轮车,城管队员开着三轮车拉着梯子离开了现场,此时大约是下午5点。

  “在拆除过程中城管曾经和我们说过,认为我们拆得太慢了,让我们抓紧拆。我们也想快一点儿啊,但是没有工具,快不起来。”周志雄说,“之后我就看到他们把我们的梯子拿走了,我朝他们喊说别拿梯子,但是几个城管也没有听。”

  城管拿走梯子后,欧湘斌和周志雄又拆了近一个小时,这期间湘鑫图文广告的老板刘勤也买到了新的砂轮赶回现场,他从楼下把新砂轮抛给楼顶的欧湘斌和周志雄让他们继续作业。

  下午5点40分左右,整个拆除只剩下最后一个“鑫”字时,欧湘斌手中的切割机突然没电了。切割机的电是从二层房间内拉过来的,而在二层房间内装修的工人这个时候已经锁了门离开。

  据气象台的记录,1月23日郑州的最高气温是2摄氏度,最低气温是零下5摄氏度。

  这栋二层的楼有六七米高,等了十几分钟后,欧湘斌决定拽着绳子下到二层,从窗户爬进去看情况。这个时候文印店老板刘勤也在楼下,但是他在接听电话,没有注意到楼上的情况。

  欧湘斌让工友周志雄在楼上拽着绳子,自己开始往房顶的边缘移动,结果他没能下到二楼窗口就摔了下去。

  刘勤赶紧跑上前去,将面部朝下的欧湘斌翻了过来,发现他满脸是血,他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按照航空港区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的记录,他们接到求救电话的时间是下午5点57分。

  120的救护人员随后赶到现场,但是经过现场抢救,发现欧湘斌已经死亡。刘勤的爱人欧聪艳曾经求过医生,说如果赶紧送到郑州市区内的大医院还会不会有救,医生对她摇了摇头。

  随后,民警和消防人员也赶到了现场,还被困在二层楼顶的周志雄被消防人员用云梯接了下来,随后被民警带走询问情况。

  事发前已买好车票准备回家过年

  欧湘斌的遗体是1月28日晚火化的。

  他的家人在事发后从湖南老家赶到了郑州,这几天由郑州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陪同,处理欧湘斌的后事。

  如果没出事,欧湘斌本打算在1月31日回老家过年的。

  “他买到票的时候特别开心,还给我们‘炫耀’了一番。”欧聪艳说,“他平时挺老实的一个人,干活的时候也很踏实,和我们熟悉的人,会偶尔开开玩笑。”

  欧湘斌是欧聪艳的初中同学,欧湘斌14岁外出打工,至今还未成家,他从事的就是广告灯箱的制作,曾经在国内的很多城市工作过。欧聪艳结婚后和爱人一起在郑州开了一家图文店,因为竞争激烈,2017年7月,他们把店转移到了租金更低、竞争相对较少的郑州航空港区。

  这些年,欧湘斌和欧聪艳等初中同学一直保持联系,后来欧湘斌干脆来到了老同学的店里工作,专门负责广告灯箱的安装制作。

  欧湘斌平日的生活比较简单,没事儿的时候就在店里玩玩手机,因为距离市区比较远,他平时也很少出门。

  而事发时另一位在房顶上作业的周志雄这几天一直沉默寡言,他也是欧湘斌和欧聪艳的湖南老乡,刚出来打工一年多的时间。

  死者家属已拿到80万元赔偿款

  北青报记者从欧湘斌家属处了解到,他们目前已经拿到了80万元赔偿款。郑州市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赔偿50万元,同时考虑到欧湘斌家庭贫困,补贴20万元。而安装广告牌的企业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则赔偿了10万元。

  此外还有一笔43万元的赔偿款没有到位,这笔赔偿来自雇主一家。

  欧聪艳说,作为这次事故的雇主,她是有责任的,包括没有来得及为欧湘斌这些工人上保险。欧湘斌的家属与她签署了一份“谅解书”。根据双方协商,欧湘斌的家属同意接受43万元的赔偿,此后不再追究刘勤的责任。而这43万该从哪里出,欧聪艳现在还不知道。

  事发当天,刘勤就被警察带走了。根据郑州警方的说法,他们已经将文印店老板刘某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予以刑拘。1月28日,郑州市公安局航空港分局办案民警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刑拘文印店刘某的依据是《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而几名拿走梯子的城管所在的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1月26日进行了第一次情况说明:他们对此事作出初步处理决定,即免去带队执法的中队长职务、对涉事执法队员停职、对分管该辖区的执法大队长进行通报批评。

  1月29日,郑州航空港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经过郑州航空港区多部门进行初步调查后,先免去相关涉事城管执法人员的职务,后以涉嫌玩忽职守移送纪检监察机关。目前,纪检监察机关已全面介入调查,将严格依法依规查清事实,严肃处理。


参与互动
分享到: